Return to site

小纸条与笑醒酋长 | 何兮

· 诗选 Poetry

编辑导读:童话感、奇巧多变的意象、上天入地的想象力、强烈的音乐性、挑战词汇储备量……这些都是我们在进入何兮诗作时常有的感受。当品味着行与行之间的繁复跃动,似乎想完全把握住诗人的用意相当困难,有如名侦探之间的角力。但她诗中总有份笃定的气力,将抛飞至空中的言辞游荡够了后再拖回地面。关于修辞和放弃修辞的论争由来已久,读者如果不拒绝何兮撒开的这张细密精巧的语言之网,那么她诗中所体现出的独特性便是足够惊喜的。

陈思安

小纸条与笑醒酋长

“给大病初愈的病友朋友”

*

你写冥王星被驱逐时你哭了

冻雨落雹,撕裂偏心率村子的唇膜

这可是樱花久拌露水,掸砗磲色,矿脂敷软两颊红

扯铝箔烤透了的早上。

*

一切星自带梭子。你没写,真理是一颗枣核

是的星们轨内外旋行不穿衣服,脱土宇宙时兴光束礼节

这可是星界植物道,裸子群与被子群,磁者术佼佼

互献静电了的发带。

*

所有日的瞅别传出去了。幽州酬夏日

所有日都串砂砾卤。胸堤尖疼。子昂与清照也不钻虫洞。

日日是不是好日皆可以,大白眼府邸,缩广角

指肚摁花了的涡纹线。

2019.6.6

我们悟时

我期待你

从声的好觉内摹下一个脚踝廓

用切线做法,和醒的呼麦,迁过来陌生心

对视不计量世纪外的耦合绵软了深浅之间沐光

倒向。交点。定位。漂浮。

失去身形我们遮瑕爱。爱镯子的瑕疵

这云翳盲不必挖除,锡箔纸自来,又一次失你入我

这么握么

如倦怠后,不应期数独的间隔内应脖颈回看花卉

不计时静止,和盛旋众交点的归,宁于一小点

后像延迟之前,你我额面相抵,身处还生巷,一卷帘

吻着。逮拙。锚扣。羞赧。

呀,“羞赧”——怎么会?

舍弃好奇劫齐齐然,空投肉弹,箜骨幽兰怔默吟

喘咳涕泪,雨雪刨冰。

我们走路很乖,不试探一克嗔怪。榻榻米,柠檬色

你们舌上祖国,岛礁窈窕,舀着祝好的头路嗯嗯说如果

他们又一次卷我入你,这惊蛰结契了的瞳皿

会不送达原谅,关于认识之前早就是故人

一点儿也不后悔不错过的蛇莓么?

硬觉,持续赴我。

2019.4.21

嗲酪

跳叠山线曝惢芯,

一耳翠菱仍白胎。

檐上挑媚承云鬓,

茜胭抟脂醒呐侬?

2019.3.30

酥廊

等等,终于。橘子花从煤油炉残渣的情愿中

结痂出瓣瓤,小于米粒,比米雕进深更清楚

向内凹版偏向野史外的席痕、唇语与萨克斯

整个断续蝉联的胶箱库房热天就爱滴滤咖啡

信储它的青春反映我们的肢体与气质,等等

不得不芡点使降温与身暖不相互厌弃的公式

比如毛线绕于戒指、顶针与猴皮筋,使年份

合适。使尺寸不限制帮衬,又纯粹于度量衡

古来老法从不耄耋,手指一挨近发根摩挲电

就明亮空中客舱。不管公休日,Mr.吕克·贝松

有没有超体验,陆地我们一直认识鱼性禽航

猎鹿人与他的角之间有一个现成概率的触觉

琥珀内圣虫乘除死神的善,得到金箔与心良

并非监理师在款项内抽彩带替代开闭盘禅杖

货品匀速袭来,我们被衣钵囤入大无畏的浪。

2019.3.31

茶歇14行

将碎星的千万微粒拢在手心

它们释放浮力,来自你眉骨间的环带云

也似从我袖管逸出的晶砖,弧内有成对的不对称

与关于潮湿的图形:一种超对称椭圆的直觉

哼起了母亲从哪儿来的歌谣:失重,紫色有劲

会议中场:该用轻抿去犒赏点心。

我们涌出似鱼群,鳍裙在大厅纷纷滑翔

一位星外使者进入我们的脑床,像深潜泳者的到来

她视线的岩石画有一颗古老的泪,如麦粒一端

见不到另一个尖上晚熟的光芒,但刺我们味蕾似精密仪器

够了。比听岩浆从主席台上汩汩猫舔声团结

只那么一小点儿暂定的喧闹,像一种哈气的尾音

我们抱观星时的柱体;躺她的臂弯;我们膝盖像小方箱子

一相碰,盖子就打开,那么多虔诚的小乞丐跑出来

幽蛮的许愿:要睡去。要睡去

蚕丝厂的干旱,要弹落天额头上的不耐烦

我们不断醒来;淌一个海峡的汗;我们鼾声走弓弦不动弦

闲的水獭不学盲的鹈鹕,吞拇指只吞指甲缝里的莓果肉

我们小腹透明,凹面镜与凸面镜牵过曲率,用大禹跳宣告:

巨箭开地,是晶状体之间的飞吻,是虹膜气象诞生关系。

至于临盆的日期,我们绝不在意

你说,蜂蜜们攻陷不了彩虹,就将蜂巢筑顶穹窿

一种冷幽默擎天,数学家用诗篇作战,小说家煮素小圆子

一簇簇水银粒子漂浮出银耳宇宙,母舰铿锵

从百慕大,从西西里,从厄瓜多尔,从悬吸飞轮坦克,从境遇之外

从不断醒来里的睡去和不断睡去中的醒来——

历史简化我们。一绘色,看见生产力的内省人:

她是我们的橘子与海鲜,是牙槽神经根伸出鳗鱼仔的触须

卷一个个钨丝酒窝,掷向不发光的房子,是又这与又那的合一

毅力泠然了躯震,亿万分之一抖

会是在一滴雨的破晓,红珊瑚礁石放出星星眼

骑上去了木星,不变的松果要去拜见变化着的松鼠。束在衣柜里的

冰麒麟,我们送给祖先的礼物,点着体内的幽蓝电光,像瓷器

像装我们在里面的徽章,说着谢谢与没关系,说着妈妈是孩子的孩子

孩子是妈妈的妈妈。而我,握不住一个韵的平方

(献给母亲JIN女士)

2018.5.13 母亲节

歇息14行

一些意外看久了就铺成地板上的黄光

一些曲木折拧光线有型乱不过龙爪槐

一些胳膊肘在桌面上蹭着去年九点钟

一些可可粉跳下窗台并不为测试风速

一些质数点着心室那么多幼嫩与多瓣

一些斐波那契的兄弟们管着独自显瘦

一些眼廓不受雇佣放射产地远离橄榄

一些青涩味道感谢屋顶瓦片可以波轮

一些植物有定向,信任着柔揉着不赖

一些云载气根,当不高不低处尘兑土

一些水文,多变,递减。洗髓依一思

一些手指靠过来,搅起静止的沸腾花

一条本初子午线扯落对襟褂上的扣子

已接手自己。杏干进口萌生一种笑意

2016.6.3

2018.4.16

气球幼儿园

真不假童话有点成人味

不是大人的口气却又嗲

骰子门垫上,一双靴子

请一个武士来瞄个对眼

他说冷天里的脚有雪瘾

我们眼白里泛起小水晶

心似果冻了喉咙就叫卖

胳膊抱成的环带与岛屿

请浮上来的椅子接绳子

窗外,草坪倒转了乌云

四十大盗从沙子雨里来

他们鼻毛长,一把剪子

都不带。有个聪明人说

水果帽子好看他们就买

我们,只是送一些小葱

他们就骑走一只只气球

我们心液琼汁里的武士

懒得去追。贵金属大象

还在找自己的精确熔点

我们压腿,好掉下宝石

这个酒缸不忍酿造纠缠

匹诺曹班长硬气得哆嗦:

快叫你的毛驴来叫一叫

七岁的阿凡提嚷着不要

用两根手指支起了自己

这会儿,我们热汗钻肤

这倒立的少数民族同学

做的功太厉害。算术课

不用上了。我们已化了。

一头头小象正耸耸喘气

2018.1.27

何兮

女。著有《蒜,跳着走了》(童话小说)与《费华铎的四个瞬间》(诗歌)。其他诗歌、小说与其他文体作品散见各文学期刊与各媒体。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